彩民心水论坛|吉利心水论坛发现你影响我
首頁 > 城市建設 > 建設要聞 > 正文

菜場變樣 市容更靚(社會治理在身邊·買菜那些事①)

改造舊的、建設新的、管理精細,湖南長沙——

菜場變樣 市容更靚(社會治理在身邊·買菜那些事①)

去年11月,習近平總書記在上海考察時強調,城市治理的“最后一公里”就在社區。社區是黨委和政府聯系群眾、服務群眾的神經末梢,要及時感知社區居民的操心事、煩心事、揪心事,一件一件加以解決。

買菜是社區居民最關注的事情之一。買菜方不方便?菜價是高還是低?菜品種類是否豐富?本版自今日起推出“社會治理在身邊·買菜那些事”系列報道,關注居民訴求,聚焦地方做法。首先把目光聚焦湖南長沙,看看當地如何兼顧便利市民買菜和整頓市容。

——編 者

“便宜、新鮮、優質、貼心。”湖南長沙市蔡鍔北路荷花池生鮮市場門前,69歲的嚴老爹停下腳步,仰頭看著門樓上的招牌,仔細琢磨。

“快點咯!”老伴拎著菜籃子在前頭催促。

嚴老爹緊走兩步,對老伴說:“嗬,住了10多年,頭回感覺‘貼心’兩個字挑不出毛病。”

為何有這般感慨?原來,以前的荷花池生鮮市場臟亂得不成樣子,買菜體驗差。2018年,長沙市實施“一圈兩場三道”行動計劃,農貿市場作為其中一“場”,通過新建或改造,數量增加,環境改善,既紓解了市民買菜不便的問題,又為市容整治減輕了壓力。開辦了近20年的荷花池生鮮市場,也趁此機會提質升級。

改造老市場

買菜不再捂鼻子

岳麓區望月湖生鮮市場以前的環境不好。“過道沒兩尺寬,并排站不得兩個人。每次買菜,都要側著走。”居民張瑞華說,大夏天實在受不了,寧可走老遠到一家大型超市買菜。

但大多數居民只能上望月湖生鮮市場來。建成近40年,市場周邊社區從一個發展到七八個,居民從千把號人變成四五萬人。

人流多、歷史久,硬件設施跟不上。市場頂棚在10年前被冰雪壓塌后,再沒維修過;商鋪自己加裝的防雨棚,水全往過道中間流;下水道堵塞成常態,必須備著十幾米長的竹條疏通。市場負責人陳旭最怕春夏之交:“下大雨,水一下子能積二三十厘米深。”

攤主王賽容也愁,她的攤位旁有條水溝,顧客捂著鼻子來買菜,一邊挑一邊抱怨“好臭,好臭”,她不得不找木板蓋著。

老市場雖然問題多,但是居民有需求,搬不走。徹底拆除、原址重建,代價太大,不劃算。最合理的辦法就是對準問題整改。

2018年初,長沙市市場服務中心、望月湖街道辦事處決定對市場整體及周邊環境改造升級。

“改造之前有準備,改造當中才好應對。”陳旭說。改造期間,市場得關門,幾萬人的“菜籃子”不管不顧可不行。在市場外街邊,劃一片格子區,搭好遮陽棚,攤販全搬到對應的點上去。管理還和在室內一樣,有人掃地、運垃圾、維持秩序。

工程完工后,還能不能重新進駐?有的經營戶做了幾十年生意,在一個位置上沒動過,老顧客都熟悉,擔心換地方不適應。“原則上,讓大家都回到原先的攤位。”市場方面首先承諾。必須調整時,就把幾家經營戶找來一起商量,求各家利益的最大公約數。

解決了居民臨時買菜的難題、打消了經營戶的疑慮,改造就行動起來了。翻修頂棚、挖新下水道、加裝通風和消防設施……一項接著一項干,老市場最終綻放新顏。不少老居民也都回來了。“市場干凈、買菜舒心。”居民余韻芝笑著說。

建設新市場

菜販告別路邊攤

上午10點,顧客漸少,天心區豹子嶺生鮮超市里,菜販周建萍找了張椅子坐下,抓緊時間歇歇。沒兩分鐘,電話響,貨送來了。她馬上出門,費力拎回一編織袋,麻溜地把菜碼放到臺面上。氣沒喘勻,顧客多起來,周建萍又開始撐袋抓菜、說價收錢。忙,像個標簽貼在她身上。

每天近2000斤蔬菜賣出去,累歸累,可周建萍很高興。一年前,她只能去豹子嶺社區居委會辦公樓下的小巷子的早市賣菜,5點半開始,8點半收攤。“時間太短,一天只能賣百十來斤菜。”

“早市原先就只有幾個周邊地區的菜農賣自產蔬菜。”豹子嶺社區黨支部書記范海波介紹,后來逐步有一些外來攤販加入。考慮到確實能解決部分居民的買菜難題,社區一開始默許了其存在,只對開市閉市時間稍加限制。

然而,路邊市場帶來的交通擁堵、環境污染等問題,卻日甚一日。

每天早上,菜販們將小巷堵個嚴嚴實實,附近居民出行極不方便。王愛云住在緊鄰小巷的樓棟二層,深受影響,“半夜就吵吵鬧鬧,睡不著覺。”長沙人愛吃小龍蝦,賣蝦的攤販去了蝦殼,隨手扔進垃圾桶,得不到及時清理,“一臭能臭一整天”。

社區深感為難。直接禁止,太粗暴;開了口子,管理力量又跟不上。“有時候八點半已過,攤販還不愿意走。”范海波說,社區工作人員去管,攤販們就一哄而散,人一撤,他們又占據各個路口,繼續販賣。

發現問題,先找原因。豹子嶺社區之所以流動攤販多、臨時市場亂,恰恰是因為缺少規范、穩定的農副產品交易場所。過去幾年,社區17個樓盤如雨后春筍般建起,人口激增,買菜的需求越來越多,農貿市場卻遲遲難見到。

社區治理,宜疏不宜堵。幾經考察調研,原長沙沖剪機床廠一片閑置的老廠房進入視線。天心區政府有關部門隨即介入,研判在此修建農貿市場的可行性,并召開聽證會、發放問卷,爭取居民的理解和支持。最終,在政府和社區的協調下,長沙田農香農產品有限公司同土地所有者達成租賃協議,在此建成2000多平方米的高標準農貿市場。

像周建萍這樣原本“流浪”在臨時馬路市場邊上的攤販,終于有了固定的售賣點。周邊居民買菜也方便多了。“現在,想買什么買什么、隨時想來隨時來,真方便。”住在附近的廖阿姨說。

2018年,長沙市新建農貿市場24個,大多依靠盤活閑置用地建成。

精細管市場

多主體各守其責

荷花池生鮮市場禽肉售賣區,一名攤販正將剛宰殺好的雞肉給顧客打包。

長沙人講究“雞吃叫、魚吃跳”。老百姓喜好買活禽,但活禽是農貿市場環境污染的主要來源。長沙農貿市場改造、新建過程中,有的地方計劃直接取消活禽供應。可經過調查,老百姓大多不同意,經營戶也難接受。市場環境治理,為的是利民、便民;如果反而讓居民生活更不便,豈不是本末倒置?相比于“一刀切”,還應該尋找更好的辦法。

在市商務局主動協調下,設計方、施工方和市場開辦者聯動,優化方案,更改施工。最終,每個活禽攤位被隔成三部分,分別用于存放、宰殺和售賣。存放和宰殺區各自用玻璃封閉起來,內部加裝通風系統。三區分離,讓困擾農貿市場多年的難聞氣味不見了,居民紛紛豎起大拇指。

管理不只是政府部門和市場開辦方的事,消費者和經營戶,一樣是參與主體,農貿市場項目推進過程中,各方逐步形成共識。當然,這不意味著市場管理可以全依賴后兩者自覺。作為直接管理方,仍然負有主要責任,不能缺位。

望月湖生鮮市場擁擠不堪,固然在于硬件設施不足,但管理不到位也是重要原因。“經營戶的手推車、三輪車,居民的電動車、自行車,通通往市場里扎。”張瑞華回憶。停車的地方本就不大,缺乏管理,想停停不進,停進了還怕丟。占道經營也很普遍,經營戶來不及收起來的紙箱、塑料筐,全扔在過道上。

改造推動硬件升級,過道拓寬、停車坪擴建、進出通道還加裝了欄桿。環境整體變好了,但要讓市場走出“治理—變亂—再治理”的循環,還得在制度層面下功夫。

《長沙市便民生鮮農產品市場建設與管理辦法》應時出臺,其中明確規定,市場開辦者是便民生鮮農貿市場管理的第一責任人,應當維護市場環境衛生,及時清除場內污水、垃圾和廢棄物,保持場內整潔衛生、環境優良。

在此推動下,各農貿市場負責人,把衛生治理工作向規范化、制度化、常態化推進。“‘門前三包’寫進了和經營戶簽的合同里,不執行的,市場有權清退。”陳旭表示,硬約束代替軟管理后,經營戶違規行為已經大幅減少。

各政府部門的職責也更加明晰:工商管營業執照和消費糾紛、食藥監管食品安全、發改部門監督價格……城管執法部門也加強介入,把衛生監督管理職責從市場外向市場內延伸,力爭門內門外一個樣。(記者 申智林)

編輯:陳敏
相關閱讀
0
彩民心水论坛 福彩东方6十1带坐标走势图 2019重庆时时开奖时间 北京pk10官方走势图 全天赛车pk10免费计划 pc28蛋蛋稳赢技巧 u娱乐平台 幸运pk10快艇在线直播 看牌抢庄牛牛4张口诀 球探篮球即时比分直播 稳赚的生意